高曉攀:一心執著相聲事 臧否由他人

2019-05-28 14:59:35 來源:央視網 作者:鄭猛 責任編輯:田小介 字號:T|T
摘要】成立十幾個年頭,嘻哈包袱鋪最早由于節目大膽創新贏得年輕人的熱情。這些年相聲藝術在娛樂化之路愈行愈遠,嘻哈包袱鋪卻開始回望傳統。

  1“老先生與小先生”

  成立于2008年5月16日的嘻哈包袱鋪每年都會舉行慶典演出,而今年的表演尤為特別。

  今年的慶典演出分為兩場。5月16日的演出是以相聲與其他藝術形式混搭的狀態出現,名為New Face。當天臺上的相聲表演與嘻哈說唱混搭,與民謠音樂混搭,甚至與北京摔跤混搭。而到5月17日,相聲立即回歸傳統,七八十歲的老先生們與年輕演員分別組合,演出的大多為傳統段子。

  王佩元身穿紅色中式對襟上衣登臺,與他搭檔的高曉攀穿著融入時下流行元素印有supreme字樣的大褂,與王佩元的服裝形成鮮明對比。這一老一小表演的作品叫做《老先生與小先生》,扣題整場演出,作品脫胎于傳統相聲《論捧逗》。返場的時候,高曉攀和王佩元規規矩矩表演了一段傳統相聲《蛤蟆鼓》。

  當高曉攀還是個孩子的時候,他就是聽著和學著《蛤蟆鼓》《鈴鐺譜》這樣的作品,走上相聲道路的。他打小跟著河北相聲名家馮春嶺學習相聲,而馮春嶺的父親就是相聲前輩馮寶華。在師父的鼓勵下,高曉攀進北京闖蕩,其間曾在德云社短暫棲身,后來又成立了青年相聲劇團,與演出場所廣茗閣聯合開辟每周相聲晚會,那時他總在劇場門口宣傳欄里自己的照片旁標注“帥氣的陽光男孩”。不過,他組織的青年相聲劇團因為一場失敗的演出很快解散。演出失敗的當天,高曉攀因為拖欠600塊錢房租被房東趕出屋門。

  重回北京后他從頭再來,做過各種雜活,也主持婚禮,一度曾有機會進北京曲藝團,但由于種種原因最終放棄了進入體制內單位的念頭。經過考慮,23歲的高曉攀還是決定單干,成立自己的相聲劇團——嘻哈包袱鋪。相聲行有句老話“祖師爺賞飯吃”,意思是一個人是否能說相聲得看天分。高曉攀不盡認同。他舉例說,相聲大家劉文亨自幼有口吃的毛病,但這并不妨礙他后來成為表演巨匠。也因為此,高曉攀一直特別用功,別人念兩三遍文本就能記住詞他不惜念上十遍,只為更進一步。

  創業總是充滿艱辛。很多人都了解德云社當年曾遭遇過一場演出只面對一名觀眾的窘境,其實早期的嘻哈包袱鋪也遇到過這種尷尬局面,而且那位觀眾聽著聽著就起身離開了劇場。為了吸引更多人來劇場聽相聲,只能出新。當時,高曉攀為自己找到了“不守規矩”的先例作為行動依據:侯寶林早期靠“唱京劇”紅遍京津,楊振華彈著吉他上臺說相聲紅遍全國。看到這樣成功的先例,高曉攀和搭檔表弟尤憲超聯合一眾演員開始大搞革新,推出一個個當時在相聲界很多人看來不守規矩的相聲專場,而真正令他們名震京城的一招是,相聲劇。

  相聲劇并非新生事物,國內很多曲藝團都推出過相聲劇表演,“文革”之后這種形式也曾紅火一時。只不過對于21世紀的相聲新觀眾來說,這種形式已經極少見到。它不同于普通相聲,又不是單純的喜劇小品,但能讓人開懷大笑。嘻哈包袱鋪的相聲劇演出令觀眾感到耳目一新,2008年底他們火了。

  成名路上有鮮花,也有板兒磚。鮮為人知的是,嘻哈包袱鋪一度面臨倒閉,情急之下高曉攀想到過跳樓。在他看來,相聲表演的魅力并不來自于“敢說”,他認為好的諷刺型相聲需要借物喻事、借物喻人,是用更幽默、更智慧的方式去完成表達,而不是直接抨擊。事后經多方爭取,停演多日的嘻哈包袱鋪重張。

  風雨過后總會有彩虹。2012年也是嘻哈包袱鋪被更多觀眾認識的一年。當年9月央視舉辦第六屆電視相聲大賽,此前參加過兩屆大賽的“老童生”高曉攀再度“趕考”。這一次,他和搭檔尤憲超憑借作品《救?不救?》獲得職業組金獎和最佳作品獎,成為那屆大賽最耀眼的星。

  當時,社會上老人摔倒有人去救反被訛詐的新聞頻見報端,高曉攀看到這個新聞熱點立刻想到,能否就此寫一段貼近社會現實的相聲段子。作品經過42次修改日臻成熟,其間還險些被大賽組委會換掉,原因是怕演出效果不好。高曉攀堅決不換,他認為越來越娛樂化的相聲不能總是跟風網絡段子,捧逗雙方互相攻擊,總還是需要體現一些社會關懷。這是高曉攀認為的好相聲,而不僅僅是效果好的相聲。

  事實證明,高曉攀這步棋走對了。

相關推薦


解讀中國 關注民生 引領休閑
掃碼關注中國小康網公眾號
ID:chxk365
返回頂部
后二80注从不连挂 同江市| 黄山市| 新干县| 塔城市| 鹤山市| 隆安县| 高州市| 农安县| 潜江市| 武乡县| 青阳县| 奉新县| 隆昌县| 威信县| 定西市| 措勤县| 廉江市| 广州市| 正镶白旗| 东丰县| 公主岭市| 靖远县| 乾安县| 盐山县| 隆子县| 深泽县| 临沧市| 缙云县| 碌曲县| 广汉市| 蓝田县| 安福县| 西丰县| 阜新市| 呼伦贝尔市| 即墨市| 武宣县| 华安县|